中色集团海外扩张加速 以收购资源为主-中国矿业114网 
首页 >> 资讯频道 >> 矿山行业新闻 >> 正文
中色集团海外扩张加速 以收购资源为主
2010-05-20
中色集团海外扩张加速 以收购资源为主。中国矿业114为用户提供采矿技术、采矿工艺、选矿技术、选矿工艺、选矿试验、矿山机械、矿山设备等全方面信息,论文资料和行业解决方案。
AhutCMS:HiddenContent

    5月17日,澳大利亚资源公司Reed Resources发布公告称,其正与中国有色矿业集团探讨合作开发西澳一钒矿项目。一天后,在地球另一端的伦敦,中色集团副总经理张克利又对外表示,中色正准备扩展在非洲的投资计划,计划开发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铜-钴项目。
  中色集团的海外资源图正越绘越大。“我们公司以前还没有开发过钒。不过,这次和Reed公司还只是接触了一下,目前暂时还没有实质性的东西。”中色集团旗下运作该项目的中色股份副总经理杜斌对表示。
  尽管该项目尚有待进一步的确定,但这已彰显了中色海外资源扩张的雄心。此前的2009年,中色集团分别认购了澳大利亚矿业公司Terramin和英国恰特拉黄金公司的股份,成为两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中色集团总经理罗涛曾表示,对于海内外的收购机会,中色集团确实一直在关注,一旦有机会,就会出手。而且,“这方面主要还是以收购矿山为主,以收购资源为主”。
  没有资源,就没有未来,这是所有中国矿产企业的共识。中冶集团一位人士对表示,目前,国内矿山资源的开发格局基本已定,要想有所作为,就得到国外去开发。
  在此背景下,虽然中色去年欲控股澳洲稀土矿业公司Lynas,最终未能如愿,紫金矿业(601899,股吧)上周刚刚宣布收购刚果矿业公司,次日就被当地政府否定,但中国矿业公司出海的步伐,仍在加速。

澳洲和非洲
  5月17日,澳大利亚资源公司Reed宣布,其已开始就公司在西澳大利亚州的Barrambie Vanadium项目与中国有色集团进行排他性谈判。
  Reed还称,一项为期两年、耗资2000万澳元“最终可行性研究”显示,Barrambie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高等级的钒矿藏,按照目前的钒价格,预计该矿的年平均盈利将超过1亿澳元。
  “我们就是有一个副总去澳洲和对方公司接触了一下,但目前还没有实质性的东西。”杜斌表示,公司以前并没有开发过钒矿,而钒主要应用于钢的硬化处理。
  据杜斌介绍,如果双方确定合作,会有两种方式供选择:一是,中色集团负责工程承建,二是,参股进行投资开发。“目前没有定,只是说有两种方式可以做。如果盈利预期比较好的话,就可以参与开发。”
  澳洲之外,中色集团在大洋彼岸的非洲也欲大展拳脚。18日,中色集团副总经理张克利表示,“我们对刚果的采矿项目感兴趣,想寻找一些铜、钴矿项目。”
  “刚果的铜产量历史上曾经产量比较大,后来因为政治原因产量下来了,但总体上是储量比较丰富的地区。现在要振兴经济的话,肯定要重新开启项目”。安信证券有色行业分析师衡昆表示,“另外很重要一点,相比发达国家,那里有一些矿山没有被开采,没有被大的企业控制的,还有一些空间。”

多路出击
  中色出海,已有时日。
  2005年前,中色集团已经在泰国拥有泰中铅锑合金厂,在蒙古拥有图木尔廷敖包锌矿,通过国际招标接手赞比亚谦比希铜矿,在缅甸与缅甸第三矿业公司开始合作勘探开发达贡山镍矿。
  而2009年之后,中色更是加快了海外拓展的步伐。
  2009年5月,中色以1007.5万澳元认购了澳大利亚上市矿业公司Terramin Australia Ltd 1550万股普通股,持有其11.15%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7月,中色又斥资562万英镑收购英国恰特拉黄金控股有限公司19.9%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我们主要还是收资源。”2010年初,中色集团总经理罗涛表示。目前,中色在赞比亚的谦比西铜矿是为数不多海外投产并盈利的矿产项目,在此基础上,中色还在2009年10月收购了赞比亚另一大铜矿卢安夏铜矿。
  在一个个收购背后,中色的海外资源战略是什么?
  据一位中色内部人士介绍,中色在海外投资时,目前主要聚焦中国东南部周边国家、非洲中南部和澳大利亚、加拿大等法律健全的国家。而在项目选择上,“我们不会进入自己不了解的行业,不收购自己不了解的矿山。收购之前,不仅听取中介机构的建议,还有自己的专家队伍实地考察”。
  在这样的思路指导下,中色的海外扩张逐渐加速。据张克利表示,2010年,中色的海外投资规模将扩大一倍以上,从2009年的4亿美元增至10亿美元,重点关注东南亚与非洲中南部地区。

迟到者的困境
  中国矿产企业频频出海,与国内的资源现状不无关系。
  国土部最新的调研资料显示,在国土部调查的国内1010座矿山中,632座为危机矿山,仅有363座矿山暂无资源危机,15座危机程度不明。其中,有色金属、黑色金属及金等矿类矿山危机程度相对较高。
  “比如铜行业,现在国内也就江铜和云铜的自给率高一点,都不到30%,全行业就更低,所以只有到国外去找矿。”一家铜冶炼企业表示。而且,“国内的矿山资源已基本瓜分完毕,要想有所发展,只能到国外去”。
  不过,海外买矿并非一帆风顺。中色股份总经理王宏前曾表示;“好资源二三十年前早被人家拿走了,我们现在拿的这些资源都是二流的,包括中铝、五矿。买力拓?代价多大?澳大利亚政府允许吗?英国政府让吗?不可能!”
  现实的确如此。2009年5月,中色集团曾与澳洲稀土矿业公司Lynas Corp达成收购协议,但最终这一交易因澳方设置门槛过高而失败。中色方面表示,对方要求中色放弃控股权以及产品不得销往中国,这超过了中色的底线。
  此外,“非洲一些国家的政策不断变化,也是中国企业海外开发要面对的问题”。衡昆表示。就在上周,紫金矿业刚刚宣布入主刚果一铜矿项目,次日,刚果政府就宣布紫金矿业的收购无效。

标签:  中色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