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铁矿石_?S?SU\beuxvz�喙毓局战芤?Sy??v�影响�;m¨R�?0%�鋐ì["�公告�返耐ㄖ?���������������������������������������������������������������������������������������������������������������������������������������������������������������������������������������������������������������������������������������������������������������������������������������������������������������������������������������������������������������������������������������������������������������������������-中国矿业114网 
首页 >> 资讯频道 >> 矿业市场综述 >> 正文
国内铁矿石_?S?SU\beuxvz喙毓局战芤?Sy??v影响;m¨R?0%鋐ì["公告返耐ㄖ?
2007-10-29
国内铁矿石_?S?SU\beuxvz喙毓局战芤?Sy??v影响;m¨R?0%鋐ì["公告返耐ㄖ?...
AhutCMS:HiddenContent

     近期以来,随着新一财年铁矿石国际谈判的预热升温,国内关注铁矿石的热情又一次加热。每年都在关注,但是每年铁矿石的价格谈判主导权又不在国内,作为世界头号产钢大国的中国无疑是处在一个尴尬的境地。必须从全球范围内注重控制保有铁矿石资源,才能支撑中国迅速增长的钢铁产能,随着铁矿石价格的大幅度上涨,国内原受开发成本限制无法完全开发的低品位高S,P含量的铁矿得到大规模开发,但是在国内铁矿生产得到飞速发展的同时,必须关注国际巨头对铁矿石的开发策略,做到取长补短,才能确切保证国内钢铁工业对铁矿石的需求。

1)中国钢铁企业必须合理掌控上游铁矿石资源
    面对铁矿石资源日趋集中的形势,众多国际钢铁企业都已经涉足铁矿石开采,想方设法在铁矿山注入股份或者收购新的矿产资源。近两年来,各大国际铁矿投资商更是将眼光瞄准了俄罗斯及中亚地区丰富的铁矿石资源。
    国际矿业巨头巴西CVRD公司首席执行官来中国时表示:“铁矿石由于化学成分不同、种类不同,这决定了铁矿石不是一种标准的商品,而中国钢铁生产增长较快,铁矿石需求也较紧张,未来还会更紧张,而铁矿石谈判会一直继续下去,铁矿石价格一定要反映需求、反映成本、反映扩产的投入,未来铁矿石价格还将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这些话的另一层含义是,如果中国对进口铁矿石的依存度还将进一步提升,那么,中国钢铁企业在国际矿价谈判中的话语权将会持续减弱。
     中国是世界第一大钢铁生产国,在一定程度上左右着世界钢铁业的价值链。然而,一方面是中国铁矿石进口量还在保持高速增长,另一方面是对手的资源筹码越来越大,两者的矛盾非常突出,直接导致我国国内钢铁生产受制于国际铁矿石供应。随着地球资源储量的逐步开发,可采资源逐步减少,未来对钢铁企业的制约将更强。我国是世界上铁矿资源总量相对丰富的国家,但人均资源量偏低,资源品质较差,贫矿多富矿少。全国铁矿石平均品位在33%,低于世界铁矿石平均品位11个百分点,97.2%为贫矿,大于55%的富矿只占2.5%,而富矿的可采储量只有1.9%,而且我国的铁矿石多为地下矿,开采难度大。我国铁矿石资源的上述特点决定了国内铁矿开发的高成本低收益,制约了国产铁矿石的开发。随着利益争夺的加剧,国际矿业巨头很可能利用资源优势进军钢铁业或兼并钢铁企业。届时,我国钢铁企业的生存环境将更加恶劣。因此,合理控制铁矿石资源,是中国钢铁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必然举措。

2)国际巨头“矿钢一体化”趋势明显
    新一轮国际铁矿石价格谈判将于年底荡起硝烟。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已经确定,2008年依然由宝钢集团代表中国钢铁业进行谈判。当“钢铁第一大国”在为“矿钢博弈”而积极备战的时候,国际上却显现“矿钢融合”的迹象。
    一方面,国际钢铁巨头们巨资参股或购买高储量铁矿,抢夺铁矿石资源;另一方面,铁矿石生产大国严控铁矿石出口,大力发展本国钢铁制造业。一直依赖铁矿石进口并受困于铁矿石不断涨价的中国钢铁企业,未来更大的困境可能是花高价也买不到铁矿石。
    7月19日,全球最大的钢铁企业阿赛洛米塔尔公司公开表示,将在塞内加尔耗资约17亿欧元,拟开发法莱梅地区铁矿,储量估计高达7.5亿吨,计划2011年投产,全面达产2500万吨/年。
    日本钢铁企业通过各种方式,直接或间接参股了巴西、澳大利亚、加拿大、智利乃至印度的铁矿。在澳大利亚24个主要铁矿中,8家有日本公司作为重要股东,其余16家铁矿也都有日资参股。日本新日铁、三井、住友控制罗布河公司43%的股份;三井财团在澳大利亚、巴西、印度及加拿大等国拥有铁矿石资源4087万吨/年;JFE与必和必拓的铁矿合资公司西澳皮尔巴拉地区扬迪矿开发W-4矿床,按其协议,每年将向JFE发运矿石1600万吨,期限长达11年。
    韩国钢铁企业也在雄心勃勃进军国际铁矿石资源,2006年在海外资源开发投资达31美元,而2003-2005年韩国企业的国外资源开发投资为6.7亿美元、7.8亿美元和9.2亿美元。投资地区主要集中在中亚和东南亚,如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印尼和越南等。
    不仅国际钢铁巨头纷纷投资铁矿山,逐步兼具矿企身份,巴西、澳大利亚、印度等铁矿大国也纷纷出台限制铁矿石出口的措施,并计划大力发展本国的钢铁产业,使本国矿业巨头兼具备钢企身份。
    今年年初,澳大利亚矿业企业EWLPP公司开始研究投资570亿澳元建立钢铁厂,计划规模达到4400万吨,包括3000公里的铁路和12座高炉,尝试邀请全球主要钢铁厂参与。
    4月,继征收铁矿石出口税之后,印度钢铁业代表又提出将每年铁矿石出口量限制在9000万吨以内的要求,并建议政府逐步减少出口量,以保存国内钢铁生产的原材料。
    5月,巴西总统卢拉在出席全国钢铁工业会议时表示,巴西不能坐视中国钢铁工业的迅速发展,应该加大投资新建钢铁厂,对外出口更多的制成品和半制成品。
    6月,巴西钢铁联合会主席路易斯文森特在圣保罗表示,未来3年内巴西将对钢铁业投入289亿美元的资金,争取在3到5年内将把钢铁产量从目前的每年3090万吨提高到6600万吨。
    7月,在新德里召开的印度钢铁部会议协商委员会议上,印度国家钢铁部官员表示,一旦国内的需求能够满足,印度将只允许过剩铁矿石的出口。
    近年来,中国钢铁企业的资源开发力度也在加强,但是大多局限于国内资源。鞍钢投资14亿元,建设了胡家庙铁矿,建设规模达到1000万t;唐钢投资16亿元,建设司家营铁矿,规模达到700万t,资源储量占冀东铁矿资源的一半左右;福建紫金矿业公司远到新疆富蕴县开发蒙库铁矿,投资4.5亿元,预计年产铁精矿40万t。2006年首钢与宜昌总投资80亿元的高磷铁矿项目日前已正式签约,首钢将独家开发宜昌境内约8亿吨铁矿。而武钢则拟斥资70亿元,与恩施携手开发鄂西铁矿,优先享有恩施境内约14亿吨的铁矿资源。
     除了巴西、澳大利亚之外,世界铁矿资源最丰富的国家还有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等,其总储量达517亿t,工业储量281亿t;南非等非洲国家也有丰富的铁矿石资源。如果中国钢铁企业能够利用政治、地理、文化等方面的优势,加强与上述国家的资源合作,将为中国钢铁业未来的发展做好铺垫,很可能连同这些国家一起,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口袋有粮、心理不慌''的主动定价者,也增加了与西方钢铁巨头竞争的筹码,进而控制国际铁矿石资源,做到真正为我所用,为国内钢铁工业的可持续发展打下基础。

3)中国铁矿石资源开发机制必须转型
    以日本钢铁企业为例,参与利用海外矿产资源主要有3种方式,勘查矿、股本矿和购买矿。勘查矿是指在国外通过勘查开发活动而产出矿产品,这一方式风险大,但安全性和保障程度高;股本矿是向某些国家矿山建设提供贷款甚至援助,受援国以一定比例的矿石偿付贷款;购买矿是直接从国际市场购买,易操作,但收益风险较大。
    战后50多年来,日本尝试了获取国外矿物原料的多种方式。他们的最终认识是:具体采取何种方式,由企业决定。日本政府认为,从保证矿物原料长期稳定供应这个角度看,购买矿的安全性不如股本矿(或参股矿),股本矿的安全性又不如勘查矿。上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钢铁企业朝着多元化获取矿产资源的方向发展,并且势头强劲。
    相比而言,中国铁矿石资源开发的机制还远不够灵活,对国际资源开发的探索还远远不够,很多成熟的国际合作方式还未能采用,需要大胆尝试。作为铁矿资源使用者的钢铁企业,应该成为新型合作方式的探索者,为自身建立能够控制、受益的铁矿石原料供应渠道。铁矿石企业本身,也需要认真思考如何对资源进行高效利用,如何控制潜在资源,以获得更长久的发展优势。
    中国钢铁企业要善于从政府、行业协会寻求支持与协作。在日本钢铁企业的积极争取下,日本政府对海外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的税收实行优惠,具体表现为海外探矿备用金制度和海外矿产勘查费用的特别扣减制度。前者是允许日本跨国矿业公司将与矿产销售收入有关50%的开采所得作为公积金使用(3年用完),无需纳税。后者是允许将海外矿产勘查的支出加上设备的折旧,或是探矿备用金支出,或是当期的所得收入,在税收处理时作为探矿亏损计算。此外,日本还为海外投资损失专门设立了一笔储备金。
    与此相对,中国企业与政府等相关机构的合作还不够默契,寻求政策、资金、舆论等各方面的支持力度还不够,支持的范围还不够广泛。当前,各种粗放式管理、地方保护主义、风险回避主义、简单干涉还比较严重。比如,有的铁矿山已经成为当地发展自身钢铁业的依赖,有些甚至为经济高速发展而不惜浪费资源。因此,还需要完善机制,引入国内各类资本,寻求多元化支持,建立更加合理的资源开发协作模式。

    启示:从以上三个方面着手,从战略高度认识到铁矿石资源开发对国内钢铁工业发展的重要性,必须做到“开源节流”,所谓“开源”就是要有全球视野,尽可能控制国际上的铁矿资源并加紧研发适合国内低品位铁矿利用的钢铁生产工艺流程,促进国内贫矿的合理利用。所谓“节流”就是开发新的循环经济模式,减少铁矿资源的损耗,提高使用效率。从铁矿石开发的资本构成上看,国有资本还是占有很大比重,必须加强政策建设,吸引广大民营资本加入铁矿石资源开发,提高资源开发效率。
 

标签:  矿业市场综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