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硫化矿尘爆炸研究进展-矿业114网 
首页 >> 文献频道 >> 矿业论文 >> 正文
金属硫化矿尘爆炸研究进展
2020-05-11
金属硫化矿在工业上广泛应用的同时,在开采、储运等过程中带来了粉尘爆炸的危险,这是由于其包含 的硫元素、铁元素化学性质活泼导致的。综述了近年来金属硫化矿尘爆炸的研究进展;具体分析了硫含量、铁含量、粉 尘粒径与形状、粉尘质量浓度等因素对爆炸参数的影响,并与硫尘、煤尘爆炸做了对比;利用系统安全学理论,基于本 质安全角度,从人(作业人员)—机(金属硫化矿尘)—环境(作业环境)3个方面阐述了预防与控制金属硫化矿尘爆炸 的技术要点,并提出了磁黄铁矿掺杂影响、热力学、动力学模型等潜在的金属硫化矿尘爆炸研究方向。金属硫化矿尘 爆炸独特的性质将使其成为新的研究热点,得到更深入的研究和应用。
Series No. 526 April 2020 金 属 METAL MINE 矿 山 总第 526 期 2020 年第 4 期 ·安全与环保· 金属硫化矿尘爆炸研究进展 田长顺 饶运章 许 威 肖春瑜1 ( 江西理工大学资源与环境工程学院,江西 赣州 341000) 摘 要 金属硫化矿在工业上广泛应用的同时,在开采、储运等过程中带来了粉尘爆炸的危险,这是由于其包含 的硫元素、铁元素化学性质活泼导致的。综述了近年来金属硫化矿尘爆炸的研究进展;具体分析了硫含量、铁含量、粉 尘粒径与形状、粉尘质量浓度等因素对爆炸参数的影响,并与硫尘、煤尘爆炸做了对比;利用系统安全学理论,基于本 质安全角度,从人(作业人员)—机(金属硫化矿尘)—环境(作业环境)3 个方面阐述了预防与控制金属硫化矿尘爆炸 的技术要点,并提出了磁黄铁矿掺杂影响、热力学、动力学模型等潜在的金属硫化矿尘爆炸研究方向。金属硫化矿尘 爆炸独特的性质将使其成为新的研究热点,得到更深入的研究和应用。 关键词 金属硫化矿尘 爆炸 影响因素 系统安全学理论 预防 中图分类号 TD714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1001-1250(2020)-04-178-08 DOI 10.19614/j.cnki.jsks.202004028 Study Progress of Metal Sulfide Ores Dust Explosion 2 Tian Changshun Rao Yunzhang Xu Wei Xiao Chunyu ( College of Resources and 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Jiangxi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Ganzhou 341000,China) Abstract Metal sulfide ores are widely used in industry,at the same time,it brings the danger of dust explosion in the process of mining,storage and transportation,because of the active chemical properties of iron and sulfur elements. The study progress of metal sulfide ores dust explosion in recent years was reviewed. The effects of sulfur content,iron content,particle size and shape,mass concentration and other factors on explosion parameters of metal sulfide ores dust were specifically ana⁃ lyzed,and compared with that of sulfur dust explosion and coal dust explosion. According to the system security theory,and based on the intrinsic safety,the technical points of preventing and controlling explosion of metal sulfide ores dust were ex⁃ pounded from three aspects: human(operator)-machine(metal sulfide ores dust)-environment(working environment). Fur⁃ thermore,the potential research directions of metal sulfide ores dust explosion,such as the influence of pyrrhotite doping, thermodynamics and kinetic model,were put forward. The unique properties of explosion of metal sulfide ores dust will make it a new research hotspot and will be further studied and applied. Keywords Metal sulfide ores dust,Explosion,Influence factors,System security theory,Prevent 金属硫化矿是金属元素与硫元素及其他元素以 化合物形式存在的矿物集合体,在工业上应用广 硫化矿尘着火及爆炸的报道。 金属硫化矿尘爆炸虽然远不及煤尘、瓦斯爆炸 [1] [7] 泛 。由于某些金属元素(例如铁元素与硫元素)具 那样家喻户晓 ,但是在欧美一些国家及国内的一些 [ 2] [8-9] 有变价的性质,导致其晶体结构复杂 。在金属硫化 矿石的生产、贮运及巷道掘进等各个环节中,会产生 大量的金属硫化矿尘,一旦满足条件就会发生爆 矿山都发生过(表 1) ,而且都造成了一定量的人员 伤亡及财产损失,因此不容忽视。但是目前在金属 硫化矿尘爆炸方面的研究并不多见,大部分学者研 究主要集中在金属硫化矿及矿尘氧化、自热、自燃方 [3] 炸 ,但是会发生火灾、爆炸的金属硫化矿尘几乎都 [4-6] [10-15] [16] 是硫铁型 ,未见硫铜型、硫铅锌型、硫砷型的金属 面 ,而且对其机理 等方面研究的比较透彻。鉴 收稿日期 作者简介 田长顺(1983—),男,博士研究生。通讯作者 饶运章(1963—),男,教授,博士,博士研究生导师。 · 178 · 田长顺等:金属硫化矿尘爆炸研究进展 2020年第4期 于此,本文在现有文献的基础上综述多年来金属硫 化矿尘爆炸的研究进展,分析了矿物组成、外部影响 因素对该矿尘爆炸参数的影响,将这些影响因素与 影响硫磺粉尘、煤尘爆炸参数的情况做对比,从中找 寻共同规律;并利用系统安全学理论,从本质安全角 度出发,阐述了如何从人—机—环境 3个要素预防与 控制金属硫化矿尘爆炸的方法。 究成果来看,可以用以下几个观点来解释这一过程, 即:气相爆炸机理、表面非均相爆炸机理和爆炸性混 合物爆炸机理。 [19] (1)气相爆炸机理 。金属硫化矿尘通过热辐 射、热对流等方式从外界获得引爆能量(主要来源于 明火火源、硫化矿氧化自燃着火、振动撞击等产生的 火花等),使金属硫化矿尘颗粒表面温度迅速升高。 当温度升高到能迫使金属硫化矿尘颗粒热分解的临 界温度时,金属硫化矿尘颗粒迅速发生热分解并产生 气体,产生的气体包裹在颗粒周围。热分解产生的气 体与周围空气混合,发生气相燃烧反应,释放反应热 并产生火焰。反应热进一步促使金属硫化矿尘颗粒 [18] 分解,释放气体,保持燃烧并传播,如图2 所示。 1 金属硫化矿尘爆炸机理 从广义上讲,金属硫化矿尘爆炸机理遵循粉尘 [8,17] 爆炸机理。有学者利用五边形 表示粉尘爆炸机 理,每个边代表一个粉尘爆炸的必要条件。归根结 底,就是利用一个闭环的五角结构来表示粉尘爆炸 的机理,因此,笔者用五角星型(如图 1 所示)表示金 属硫化矿尘爆炸机理,每个角代表一个粉尘爆炸的 必要条件,即:①具备点火能量的点火源;②金属硫 化矿尘必须处于悬浮的状态,即粉尘云状态;③一定 质量浓度的金属硫化矿尘;④金属硫化矿尘云要处 在相对的有限空间内,这样在压力和温度急剧升高 的条件下才会发生爆炸;⑤氧化剂也是必要的条件, 通常是空气中的氧气为最佳氧化剂。 [ 20] (2)表面非均相爆炸机理 。可将金属硫化矿 尘燃烧爆炸过程分为 3 个阶段:首先氧分子通过扩散 作用抵达并吸附在金属硫化矿尘颗粒表面,金属硫 化矿尘颗粒表面与氧分子发生氧化反应,致使金属 硫化矿尘颗粒表面发生着火燃烧;其次挥发分在金 属硫化矿尘颗粒周围形成气相层,阻碍氧分子向金 属硫化矿尘颗粒表面扩散;最后挥发分着火燃烧,并 促使金属硫化矿尘颗粒重新燃烧。 [21] ( 3)爆炸性混合物爆炸机理 。金属硫化矿尘 爆炸还可以定义为可燃性气体与矿尘 2 种爆炸物混 合共存的爆炸,遵从爆炸性混合物爆炸机理。可燃 性气体与金属硫化矿尘混合物和点火源碰撞后,便 产生了原子或自由基且成为连锁反应的作用中心; 可燃性气体与金属硫化矿尘混合物在某一点上着火 后,热能以及连锁载体都向四周传播,促使临近的一 层金属硫化矿尘爆炸混合物发生化学反应;而后这 一层又成为热能和连锁载体的根源而引起另一层可 燃性气体与金属硫化矿尘爆炸性混合物发生反应; 火焰是以一层层同心圆球面的形式向四周蔓延扩散 从微观的角度分析,金属硫化矿尘爆炸被界定 为一个复杂的、非定常数的气、固两相动力学过程, [18] 其爆炸机理还没有统一的标准 。从目前学者的研 · 179 · 总第526期 金 属 矿 山 2020年第4期 开来的,火焰速度随传播路径逐渐增大。 17% 爆炸临界含硫量,高于临界含硫量时,金属硫化 矿尘趋于可爆性粉尘,低于临界含硫量时,金属硫化 2 金属硫化矿尘爆炸参数影响因素 [22-23] [30] 金属硫化矿尘爆炸参数常用最小点火能 [26] 、最 矿尘趋于不可爆性粉尘。袁博云 通过试验分析, [24] [25] 大爆炸压力 、爆炸下限浓度 、爆炸指数 等参数 超高含硫试验组(含硫量 30%~40%)的爆炸敏感度 最大,高含硫试验组(含硫量 20%~30%)均可以发生 爆炸,中含硫试验组(含硫量 10%~20%)可能发生爆 炸,而低含硫组试验组(含硫量 0%~10%)不可爆,表 现为惰性粉尘。在煤尘爆炸中硫含量越高,爆炸性 越强,高含硫量可使原无爆炸性的煤尘具有爆炸性。 表征,分析金属硫化矿尘爆炸参数影响因素,主要以 [27-28] 属硫化矿尘自身因素对爆炸参数的影响。:例粉如尘:的①浓金 爆炸机理中的必要条件为研究对象 度、硫含量与铁含量、粒径大小与形状的影响、其他 化合物参杂的影响,等等;②外部因素对金属硫化矿 尘爆炸参数的影响:环境的温度与湿度、有限空间的 结构/爆破试验器材的结构、氧化剂的特性(氧含量的 大小、氧化剂选择)、点火源的选择(点火能量的大 小、点火方式的选择、点火延迟时间),等。 [35] 此外,饶运章等 在金属硫化矿燃烧、爆炸试验 中发现硫化矿尘若含有磁黄铁矿(Fe1-xS),在矿尘云 含硫量、浓度、粒度、点火能等完全相同条件下,起爆 性截然不同(爆炸或不爆炸),燃烧、爆炸产物颜色也 [29] [31] 从 Liu 等 的研究成果可以看出,金属硫化矿尘 明显不同(如图 3 所示,Fe1-xS 含量越高产物颜色越 [ 30] 的爆炸强度低于小麦粉等含碳粉尘。袁博云 进行 了不同含硫量的金属硫化矿尘云爆炸试验,从中得 到了最大爆炸压力上升速率和爆炸指数 2项参数,金 属硫化矿尘云的爆炸猛烈度分级的结果显示,金属 硫化矿尘属于 St1 级,为弱爆炸性粉尘。正是因为上 述原因导致金属硫化矿尘爆炸常常被忽视,所以当 前只有少数学者研究了金属硫化矿尘爆炸参数影响 因素,而且研究主要集中在硫含量与铁含量、粉尘粒 红;其中 A 类矿石 S 含量≈36%、Fe1-xS≈21%,B 类矿 石 S 含量≈26%、Fe1-xS 含量≈11%,C 类矿石 S 含量≈ 16%、Fe S含量<5%)。磁黄铁矿不仅是硫化矿尘爆 1 -x 炸点火源,更是爆炸参与物,这主要是磁黄铁矿中铁 元素的变价性质导致;其具体影响机理还需进一步 研究。有实验表明黄铁矿比磁黄铁矿更易发生爆 [ 8] 炸 。 2. 2 粉尘粒径和形状对金属硫化矿尘爆炸参数的 影响与对比 [31] 径与形状、粉尘浓度的 3个自身因素的影响。陈斌 通过回归方程计算得到,硫含量影响效果大于粒度。 另外,仅有部分学者研究了爆炸容器的尺寸对爆炸 含硫量相同条件下金属硫化矿尘云最小点火能 [34] 随着粉尘粒径增加而增大 。金属硫化矿尘在粒径 [ 8] 参数的影响,即 Soundararajan 等 研究发现爆炸指数 小于 10 μm 时存在约为 6.185 μm 的最佳粒径,此时 3 Kst值随着爆炸容器体积的增加而增加。 爆炸下限浓度约为 150 g/m ,相比最低,这是因为金 2 . 1 硫含量和铁含量对金属硫化矿尘爆炸参数的 影响与对比 金属硫化矿一般由硫铁矿(黄铁矿)、黄铜矿(铜 矿)、辉钼矿(钼矿石)、闪锌矿(锌矿)、方铅矿(铅矿) 属硫化矿尘粒径较大时,实验过程中较大的矿尘微 粒容易发生沉降,此时形成的矿尘云相对不稳定,而 在最佳粒径下的粉尘能够形成最佳的悬浮湍流度使 爆炸火焰的传播效率最高,继而表现为粒径越小爆 [1] [35] 和朱砂(汞矿石)组成 ,由于硫元素与铁元素的化学 炸下限浓度越低 。磁黄铁矿的爆炸临界质量平均 [ 2] 性质活泼,具有可变价的性质 ,所以,一般金属硫化 [4] 直径(即最大可爆直径)为 49~63 μm,黄铁矿为 85~ [8] 矿尘爆炸主要是硫铁矿在起作用 ,学者的研究也主 要集中在硫含量、铁含量的影响上。金属硫化矿尘 的含硫量与爆炸下限浓度成反比关系,随着含硫量 145 μm。大粒径的细粉容易引起粉尘爆炸 。 硫磺粉尘粒径对最大爆炸压力和最大爆炸压力 上升速率的影响相对较小,这是由于硫颗粒的热膨 [ 32] [37] 增高爆炸下限浓度逐渐降低 。金属硫化矿尘云硫 含量越高,最小点火能量越低,即爆炸风险越大。这 是因为金属硫化矿尘云硫含量越高,点火过程中加 热产生的气相硫越多,硫燃烧释放的热量越充分,硫 化物粉尘着火和爆炸所需的最小点火能量也就越 胀与硫液滴之间的凝结作用引起的 。硫磺粉尘的 [38] 爆炸风险和强度随着粒径的增大而降低 。在相同 的粉尘浓度下,煤尘的最大爆炸压力和爆炸指数均 [39-41,43] 随粒径的减小而增大 。随着粒径的减小,爆炸 下限浓度降低,爆炸下限浓度与粒径呈近似线性关 [33] [25] 小 。硫化矿尘的爆炸敏感度与含硫量成正比,含 系 。与球形煤尘相比,不规则形状的煤尘具有较 [ 34] 硫量越高,爆炸敏感度越强 。通过实验发现含硫 低的点火能量。这是由于不规则形状的煤尘的比表 面积较高,在煤尘爆炸动力学方面起作用,导致热传 [ 35] 量大于 10% 的金属硫化矿尘,最小点火能为 kJ级 点火能量为 10 kJ 时金属硫化矿尘云存在约为 16%~ 。 [42] 导阻力降低 。粒径小于 1 mm 的煤尘都会参与爆 · 180 · 田长顺等:金属硫化矿尘爆炸研究进展 2020年第4期 炸,而且在煤种相同的情况下,随着粒径的减小爆 炸压力随之增大,爆炸范围也随之扩大,爆炸危险 性同样随之增加。煤尘的粒度对引燃温度及火焰 传播速度也有影响,随着粒径的减小引燃温度随之 大爆炸压力上升率与粉尘质量浓度和点火能量呈正 相关,与粉尘粒径呈负相关,而且,粉尘质量浓度的 影响大于点火能的影响,点火能的影响大于粒度的 [38] 影响 。在煤尘粒径一定的条件下,随着煤尘浓度 [40] 降低,火焰传播速度随之加快 。相同的煤尘浓度 的增大,爆炸最大压力及其上升速率先增大后减小。 3 3 时(100 g/m ),随着煤尘粒径的减小,爆炸最大压力 煤尘浓度在 400~480 g/m 范围内可测得最大爆炸压 [ 41] [45] 逐渐增大 。此外,发现存在一个最佳粒径范围,且 在该范围内煤尘的最大爆炸压力及压力上升速率均 为最大值。 力及其上升速率的最大值 。 3 金属硫化矿尘爆炸预防与控制 由第 1部分已知,金属硫化矿尘爆炸的发生需要 同时具备 5个必要条件,所以要预防与控制爆炸的发 生需从上述 5 个条件入手:控制粉尘与粉尘云的产 生;降低含氧量;消除有效的火源;消除有效的密闭 空间。 2 对比 . 3 粉尘浓度对金属硫化矿尘爆炸参数的影响与 实验发现组成为黄铁矿 44.9%、闪锌矿 15.8%、方 铅 矿 4.8%、黄 铜 矿 1.1%、煤 矸 石 33.4%、含 硫 量 为 3 [45] 2 9.86%、密度为 3.90 g/cm 、平均粒径为 14 μm 的金 利用系统安全学理论 分析金属硫化矿尘爆 3 属硫化矿尘,其爆炸下限为 300 g/m ,最高爆炸极限 炸,可将其划分有人—机—环境有机系统,包括人 (工作人员)、机(金属硫化矿尘)、环境(作业环境)3 个要素,只有从本质安全角度出发,才能彻底地根除 金属硫化矿尘爆炸带来的危害,因此逐一分析上述 3 要素,提出预防与控制技术是必要的。 3 3 为 2 000~2 500 g/m ,最佳浓度为 1 000 g/m 左右,具 [34] 有最大爆炸压力和最大爆炸压力上升速率 。而且 随着金属硫化矿尘质量浓度的增加,能爆炸试验组 别的每组矿尘最大爆炸压力均表现出先上升后下降 的趋势,不能爆炸试验组别的每组矿尘最大爆炸压 3. 1 人(作业人员) [ 30] 力呈离散分布态势,没有明显的规律可循 在一定条件下,硫化粉尘的最大爆炸压力和最 。 工作人员的误操作,不遵守操作规程存在引起 金属硫化矿尘爆炸的可能性,针对作业人员带来的 · 181 · 总第526期 金 属 矿 山 2020年第4期 [46] 风险,可从以下 2 个方面加以预防和控制 :①强化 安全教育,普及粉尘防爆知识,提高作业人员防爆意 识安全;②检建查立。建全规章制度,加强安全管理,定期做好 (1)保持进风风源清洁,控制通风系统粉尘浓 度。入风井巷和采掘工作面进风风源的粉尘浓度应 3 小于 0.5 mg/m ,空气温度不高于 28 ℃。在金属硫化 矿石崩矿时必须具备防止高温爆炸气体进入大气的 相应措施,以及具备防止由爆落下的矿岩移动形成 压缩空气的措施。为消除压缩空气的影响,首先要 选择炸药起爆的延期顺序防止形成“气囊”,其次要 限制深孔直径和装药量,而且在大爆破设计时也应 3 . 2 机(金属硫化矿尘) 从本质安全角度出发,消除金属硫化矿尘才是 根本要点。而在金属硫化矿中因为通风作用导致矿 尘从装矿巷道向采场内流动,而已燃烧的矿石从采 场向出矿口汇集,所以出矿口楣线处成为了火源与 尘源的交汇点,极易同时满足矿尘爆炸条件而成为 矿尘爆炸易发点,这种情况在分段法回采且平底式 或堑沟式底部结构的出矿口楣线处经常发生,见图 当 考 虑 消 除 邻 近 巷 道 中 空 气 受 到 极 限 压 缩 的 影 [49] 响 。 (2)消除点火源。消除明火火源、高硫矿石氧化 反应热及高温自燃、自爆火花及其强振、矿石崩落、 [ 47] 4 ,因此消除金属硫化矿尘可从以下几个方面着 冒顶、滚落等强烈碰撞、装卸矿石撞击及摩擦引起的 手。 [50] 火花等引起金属硫化矿尘爆炸的主要点火源 。建 议在装药前实时监测炮孔温度,当炮孔温度在 32~ ( 1)加强通风,建立有效的通风系统,以达到降 [48] 尘的目的 。可以尝试利用矿井通风系统形成贯穿 风流降尘,或加强采场、装卸矿等产尘工作面地点的 局部通风,消除污风串联和通风死角。使工作地点 3 8 ℃时,从装药到点火时间应控制在 4~6 h;炮孔温 [51] 度在43 ℃时,应控制在2~4 h 。 3 (3)降低系统中的氧含量。降低系统中的含氧 量有 2 个途径:一是降低操作压力(如负压操作);二 空气含尘量小于 2 mg/m 、作业区空气含尘量小于 10 3 g/m 。 [52-53] 是采用不燃气体(如 N2、CO2 )部分或全部代替空 ( 2)采用湿式凿岩方法。可利用洒水降尘,防止 气;但是上述 2种操作只能在密闭的试验室条件下进 行,对于矿山开采而言,该预防措施是无效的(最浅 显的道理工作人员需要正常呼吸)。 微细粉尘颗粒形成粉尘云。洒水降尘有水管直接洒 水和喷雾洒水 2种方法,为节约用水,减少井下排水, 减少高品位矿粉和金属离子流失,地下开采矿山防 爆降尘宜采用喷雾洒水。除降尘作用外,喷雾洒水 还能起到增大粉尘粒度和环境湿度、减少有毒气体 含量等作用。为达到较好的降尘效果,推荐水粒粒 度大于 100 μm、水速在 10 m/s 以上。研究表明,当粉 尘湿度超过50%时,可有效防止粉尘爆炸。 (4)消除相对密闭的有效空间。在金属硫化矿 生产过程中,容易形成有效的密闭空间的地方,主要 集中在矿堆空洞和通风死角。对于矿堆空洞可按相 应的操作规程(详见《冶金矿山安全操作规程》(井下 部分))解决潜在的安全问题;对于通风死角可采取 局部通风的方式解决。 (3)如无法消除金属硫化矿尘,使用氧化锌、尿 素、碳酸镁和氧化铝作抑制剂,对防爆也有一定效 果。 4 结 语 当前金属硫化矿尘爆炸的研究虽然相对煤尘还 是较少,但是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应用上都取得了长 足进步。理论研究上,从传统的五边型爆炸机理,发 展到爆炸热力学、爆炸动力学;应用研究上,从爆炸 参数量值,发展到参数影响因素的分析,从事故案例 分析,发展到数值模拟指导预防控制爆炸的生产实 践。然而以往理论研究上存在热力学分析、动力学 参数研究并不深入,没有创新的理论或已有理论改 进的不到位的问题;应用研究上存在并没有分析磁 黄铁矿等其他矿物参杂、含水量、环境温度等对爆炸 参数的影响,动力学模型仿真程度并不高的问题。 金属硫化矿石在珠宝加工、汽车零部件制造、电子设 备生产等等人类生产活动中具有重要地位和作用, 3 . 3 环境(作业环境) 保障作业环境安全对防止金属硫化矿尘爆炸也 具有重要意义: · 182 · 田长顺等:金属硫化矿尘爆炸研究进展 2020年第4期 a pyrrhotite-rich sulphide ore stockpile[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ining Science and Technology,2013,23: 381-386. 应充分考虑其化学组成成分在生产过程中带来的潜 在危险性。 [ 12] Yang F Q ,Wu C ,Cui Y ,et al.Apparent activation energy for spontaneous combustion of sulfide concentrates in storage yard[J]. Transactions of Nonferrous Metals Society of China,2011,21: 395-401. 在今后的研究中,磁黄铁矿等不同矿物组分的 参杂后的热力学及动力学参数、动力学仿真模型的 建立等问题是具有潜力的方向。不同的影响因素对 爆炸特性的影响也值得深入研究,预防与控制金属 硫化矿尘技术也应研究得更加透彻,这样才能为金 属硫化矿制定矿尘爆炸防治技术措施提供科学数据 和理论依据,从而实现金属硫化矿开采本质安全,并 保证矿工生命安全。 [13] Li X ,Shang Y J ,Chen Z L ,et al. Study of spontaneous combus⁃ tion mechanism and heat stability of sulfide minerals powder based on thermal analysis[J].Powder Technology,2017,309: 68-73. [ 14] Rimstidt J D ,Vaughan D J .Pyrite oxidation: A state-of-the-art as⁃ sessment of the reaction mechanism[J].Geochimica et Cosmochimi⁃ ca Acta,2003,5: 873-880. [ 15] Wang H J ,Xu C S ,Wu A X ,et al.Inhibition of spontaneous combustion of sulfide ores by thermopile sulfide oxidation[J].Min⁃ erals Engineering,2013,49: 61-67. 参 考 文 献 [ 1] Nordstrom D K.Sulfide Mineral Oxidation[M].Boulder: Geological [16] Tascón A .Influence of particle size distribution skewness on dust explosibility[J].Powder Technology,2018,338: 438-445. [17] Amyotte P R .Some myths and realities about dust explosions[J]. Process Safety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2014,92: 292-299. [18] 马 师 . 硫化矿尘热分解动力学及其爆温计算研究[D]. 赣州: 江西理工大学,2017. Survey,2011. [ 2] Walker R ,Steele A D ,Morgan D T B . Pyrophoric nature of iron sulfides[J]. Industrial & Engineering Chemistry Research,1996, 3 5: 747-752. [3] 孙 翔,饶运章,李 闯,等 .硫化矿尘云最低着火温度试验研 究[J].金属矿山,2017(6): 175-179. Ma Shi.Study on the Thermal Decomposition Kinetics and Explo⁃ sion Temperature Calculated of Dust of Sulfide Ores[D].Ganzhou: Jiangxi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2017. Sun Xiang,Rao Yunzhang,Li Chuang,et al.Test study on mini⁃ mum ignition temperature of sulfide ore dust cloud[J].Metal Mine, 2 017(6): 175-179. [19] 邬长城 . 燃烧爆炸理论基础与应用[M].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 2016. [ 4] Chen T F ,Zhang Q ,Wang J X ,et al.Flame propagation and dust transient movement in a dust clouds explosion process[J].Jour⁃ nal of Loss Prevention in the Process Industries,2017,49: 572- Wu Changcheng.The Theoretical Basis and Application of the Com⁃ bustion and Explosion[M].Beijing: Chemical Industry Press,2016. [20] 魏吴晋 .铝纳米粉尘爆炸及其抑制技术研究[D].徐州:中国矿业 大学,2010. 5 81. [ 5] Danzi E ,Marmo L.Dust explosion risk in metal workings[J].Jour⁃ nal of Loss Prevention in the Process Industries,2019,61: 195- Wei Wujin. Studying of Explosion and Countermeasure Technolo⁃ gies for Nano-meter Al Dust[D].Xuzhou: China University of Min⁃ ing and Technology,2010. 2 05. [ 6] Azam S ,Mishra D P .Effects of particle size,dust concentration and dust-dispersion-air pressure on rock dust inertant requirement for coal dust explosion suppression in underground coal mines[J]. Process Safety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2019,126: 35-43. [21] 石建国 . 巷道中硫化矿尘爆炸时火焰的蔓延[J]. 工业安全与防 尘,1985(1):62. Shi Jianguo. Flame spread during sulfide dust explosion in roadway [J].Industrial Safety and Dust Control,1985(1):62. [ 7] 饶运章 . 金属矿山采矿环境安全研究[D]. 北京: 中国矿业大学 ( 北京),2004. [22] Hosseinzadeh S ,Norman F ,Verplaetsen F ,et al.Minimum igni⁃ tion energy of mixtures of combustible dusts[J].Journal of Loss Pre⁃ vention in the Process Industries,2015,36: 92-97. Rao Yunzhang.Study on Mining Environment Safety of Metal Mine [ D]. Beijing: China University of Mining and Technology(Bei⁃ jing),2004. [23] Addai E K ,Gabel D ,Krause U .Experimental investigations of the minimum ignition energy and the minimum ignition tempera⁃ ture of inert and combustible dust cloud mixtures[J]. Journal of Hazardous Materials,2016,307 : 302-311. [ 8] Soundararajan R ,Amyotte P R. Explosibility hazard of iron sul⁃ phide dusts as a function of particle size[J].Journal of Hazardous Materials,1996,51: 225-239. [ 9] 叶红卫,王志国 . 高硫矿床开采的特殊灾害及其发生机理[J]. 有色矿冶,1995(4): 38-42. [24] Zhang Q ,Ma Q J ,Zhang B .Approach determining maximum rate of pressure rise for dust explosion[J].Journal of Loss Prevention in the Process Industries,2014,29: 8-12. Ye Hongwei,Wang Zhiguo. Special disasters and their occurrence mechanisms in the mining of high sulphur deposits[J]. Non-Fer⁃ rous Mining and Metallurgy,1995(4): 38-42. [25] Yuan J J ,Huang W X ,Du B ,et al.An extensive discussion on experimental test of dust minimum explosible concentration[J].Pro⁃ cedia Engineering,2012,43: 343-347. [ 10] Yang F Q ,Wu C .Mechanism of mechanical activation for sponta⁃ neous combustion of sulfide minerals[J]. Transactions of Nonfer⁃ rous Metals Society of China,2013,23: 276-282. [26] Zhang J S ,Xu P H ,Sun L H ,et al.Factors influencing and a sta⁃ tistical method for describing dust explosion parameters: A review [J]. Journal of Loss Prevention in the Process Industries,2018, [ 11] Özdeniz A H ,Kelebek S.A study of self-heating characteristics of · 183 · 总第526期 金 属 矿 山 2020年第4期 5 6: 386-401. 2014,84:449-459. [ 27] 袁 帅,王庆慧,王丹枫 .工业可燃性粉尘爆炸研究进展[J].粉 [39] 何琰儒,朱顺兵,李明鑫,等 .煤粉粒径对粉尘爆炸影响试验研 究与数值模拟[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2017,27(1): 53-58. He Yanru,Zhu Shunbing,Li Mingxin,et al. Experimental study and numerical simulation of effect of coal particle size on dust cloud explosion[J]. China Safety Science Journal,2017,27(1): 53-58. 末冶金工业,2017,27(4): 59-65. Yuan Shuai,Wang Qinghui,Wang Danfeng.The research develop⁃ ment on industrial combustible dust explosion[J].Powder Metallur⁃ gy Industry,2017,27(4): 59-65. [ 28] 白建平,范健强,王 越,等.粉尘密度对 20 L球罐内粉尘分散 规律影响[J].中国安全生产科学技术,2017,13(10): 37-42. Bai Jianping,Fan Jianqiang,Wang Yue,et al.Effect of dust densi⁃ ty on dispersion laws of dust in 20 L spherical tank[J].Journal of Safety Science and Technology,2017,13(10): 37-42. [40] Jiao F Y ,Zhang H R ,Cao W G ,et al.Effect of particle size of coal dust on explosion pressure[J].Journal of Measurement Science and Instrumentation,2019,10(3): 223-225. [41] 刘贞堂,郭汝林,喜润泽 .煤尘爆炸特征参数影响因素研究[J]. 工矿自动化,2014,40(8): 30-33. [ 29] Liu Q ,Katsabanis P D.Hazard evaluation of sulphide dust explo⁃ sions[J].Journal of Hazardous Materials,1993,33: 35-49. Liu Zhentang,Guo Rulin,Xi Runze. Research of influence factors on characteristic parameters of coal dust explosion[J].Industry and Mine Automation,2014,40(8): 30-33. [ 30] 袁博云 .硫化矿尘云爆炸强度与爆炸下限浓度试验研究[D].赣 州: 江西理工大学,2017. Yuan Boyun.Experimental Study on the Explosive Strength and the Minimum Explosible Concentration of Dust Cloud of Sulfide Ore [42] Bagaria P ,Prasad S ,Sun J Z ,et al.Effect of particle morphology on dust minimum ignition energy[J]. Powder Technology,2019, 355: 1-6. [ D].Ganzhou: Jiangxi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2017. [ 31] 陈 斌 . 硫化矿粉尘云最小点火能试验研究[D]. 赣州: 江西理 [43] Shang H L ,Yang F C ,Xiang R M ,et al.Influence of particle size polydispersity on coal dust explosibility[J]. Journal of Loss Preven⁃ tion in the Process Industries,2018,56: 444-450. 工大学,2016. Chen Bin.Experimental Study on the Minimum Ignition Energy of Sulfide Ore Dust[D]. Ganzhou: Jiangxi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2016. [44] 李庆钊,翟 成,吴海进,等.基于 20 L球形爆炸装置的煤尘爆 炸特性研究[J].煤炭学报,2011,36(S1): 119-124. Li Qingzhao,Zhai Cheng,Wu Haijin,et al.Investigation on coal dust explosion characteristics using 20 L explosion sphere vessels [J].Journal of China Coal Society,2011,36(S1): 119-124. [45] 汪元辉.安全系统工程[M].天津: 天津大学出版社,1999. Wang Yuanhui. Safety System Engineering[M]. Tianjin: Tianjin University Press,1999. [ 32] 洪训明 . 硫化矿尘爆炸特性与模拟仿真研究[D]. 赣州: 江西理 工大学,2018. Hong Xunming.Study on the Explosion Characteristics and Simula⁃ tion of Dust of Sulfide Ores[D].Ganzhou: Jiangxi University of Sci⁃ ence and Technology,2018. [ 33] 刘志军 . 硫化矿尘爆炸特性及多物理场耦合分析[D]. 赣州: 江 西理工大学,2018. [46] 邹雪梅 . 基于人员健康度的矿山灾害逃生研究[D]. 长沙: 中南 大学,2013. Liu Zhijun. Explosion Characteristics of Sulfide Ore Dust and Multi-Physical Field Coupling Analysis[D].Ganzhou: Jiangxi Uni⁃ 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2018. Zou Xuemei.Research on Mine Disasters Escape based on Miner's Health Degree[D].Changsha: Central South University,2013. [47] 饶运章,黄苏锦,肖广哲 . 高硫金属矿井矿尘爆炸防治关键技 术及工程应用[J].金属矿山,2009(S1): 766-768. Rao Yunzhang,Huang Sujin,Xiao Guangzhe. Key technology of dust explosion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high sulfur metal mine and its engineering applications[J].Metal Mine,2009(S1): 766- 768. [ 34] Amyotte P R ,Soundararajan R ,Pegg M J .An investigation of iron sulphide dust minimum ignition temperatures[J]. Journal of Hazardous Materials,2003,97: 1-9. [ 35] 饶运章,刘志军,洪训明,等 .含硫量对硫化矿粉尘云最小点火 能的影响[J].金属矿山,2018(4): 173-177. Rao Yunzhang,Liu Zhijun,Hong Xuming,et al.Effect of sulfur content on minimum ignition energy of sulfide dust clouds[J]. Met⁃ al Mine,2018(4): 173-177. [48] 吴 超 . 矿井通风与空气调节[M]. 长沙: 中南大学出版社, 2008. [ 36] 饶运章,硫化矿尘爆炸机理研究及防治技术[M]. 长沙: 中南大 Wu Chao. Mine Ventilation and Air Conditioning[M]. Changsha: Central South University Press,2008. 学出版社,2018. Rao Yunzhang. Studies on Mechanism and Control Technology of Sulphide Dust Explosion[M]. Changsha: Central South University Press,2018. [49] 戈里诺夫 C A,朱成忠 . 硫化矿大量落矿时硫化矿尘爆炸的预 防[J].国外采矿技术快报,1985(6): 29-30. Gorenov C A ,Zhu Chengzhong.Prevention of explosion of sulfide mine dust when a large amount of sulfide mine falls[J]. Foreign Mining Express Information,1985(6): 29-30. [ 37] 范健强,白建平,赵一姝,等 .硫磺粉尘爆炸特性影响因素试验 研究[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2018,28(2): 81-86. Fan Jianqiang,Bai Jianping,Zhao Yishu,et al. Experimental study of factors influencing explosion characteristics of sulfur dust [50] 蔡明悦 . 矿井火灾中人的失误分析及防治对策研究[D]. 长沙: 中南大学,2008. [ J]. China Safety Science Journal,2018,28(2): 81-86. Cai Mingyue.The Analysis of Human Error and Study on Prevention Countermeasure in Mine Fire[D].Changsha: Central South Univer⁃ sity,2008. [ 38] Yu Y Q ,Fan J C .Research on explosion characteristics of sulfur dust and risk control of the explosion[J]. Procedia Engineering, 184 · · 田长顺等:金属硫化矿尘爆炸研究进展 2020年第4期 [ 51] 胡毅夫,王 坚 . 硫化矿床的爆炸事故分析及预防[J]. 世界采 CO on pyrrhotite oxidation[J].Proceedings of the Combustion In⁃ 2 stitute,2016,36: 3925-3931. 矿快报,1993(33):11-13. Hu Yifu,Wang Jian. Analysis and prevention of explosion accident of Sulfide deposits[J].World Mining Express,1993(33):11-13. [53] Lu W Z ,Yu D X ,Wu J Q .The chemical role of CO in pyrite 2 thermal decomposition[J]. Proceedings of the Combustion Insti⁃ [52] Lu W Z ,Yu D X ,Wu J Q .A mechanistic study of the effects of tute,2015,35: 3637-3644. · 185 ·
  • 中矿传媒与您共建矿业文档分享平台下载改文章所需积分:  5
  • 现在注册会员立即赠送 10 积分


皖公网安备 34050402000107号